“骑马回国”是编造?网络平台也不容随意“玩一下”

2022-09-25 17:17:02

上海膜结构停车棚

据封面新闻报道,9月23日,32岁的男子徐智显主动致电媒体,称自己之前所说的“从西班牙骑马回国”全是假的,自己一直住在山西,而那些网上的照片,全部是合成的。

过去几个月,徐智显在网上是一个受人追捧的博主。就在近日,他还声称自己从西班牙骑马回国,在荷兰被拦住了,因为当地人投诉他“虐待动物”。此举引来一些媒体采访,让他获得不少关注。此后,他不定期更新动态,发了不少照片,那些照片显示,他和“自己的马”正在欧洲各地旅行,有时候还受到当地人的围观。

徐智显的“骑马回国之旅”,让他快速拥有了十多万粉丝,而现在又出面宣布这一切都是假的,接受媒体采访也是“用其他方式跟大家玩了一下”,自然引起公众哗然。此番“坦白”,也没有获得网友原谅,因为人们很容易得出一个新结论:过去是靠骗获得流量挣钱,现在“承认错误”是不是也只是炒作?

要知道,网络公共平台,同样是现实的延伸,不该有这种“玩一下”的心态。无论“骑马回国之旅”真假如何,又抱有怎样的心态和目的,即便不涉及钱财诈骗,徐智显“先立人设再推翻”的游戏心态,也令人感到不适。现在道歉,也难掩其欺骗本质。

不久前,微博和微信公号开始显示发帖者IP地址,让很多“生活方式博主”现出原形。人们发现,不少每天发布动态讲述自己在巴黎、东京幸福生活,而且帮大家带货的人,其实都是在国内,其“人设”瞬间崩塌。这也已经表明,靠欺骗手段获取的流量必遭反噬。

所谓“人设”,是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,是数字化的“自我”。人设和本人差距很大,这是普遍现象。美颜相机和精心创作的文案,创造了一个更好的“我们”。可以说,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“人设”,你在朋友圈的那个自己,并不是真的你自己。

在注意力经济时代,这种“分裂”却带来了商机。当Ta成为一个IP,也意味着无穷多的变现可能:流量补贴,广告收入,带货,乃至创造出一个故事,转化成影视剧——一个“人设”就是一个“世界”。

但一个真正成功的“人设”,应该与本人有逻辑的一致性。否则就只有两种可能:要么,“人设”崩塌,现出原形,一切灰飞烟灭;要么自己作出痛苦改变,向“人设”靠拢,让真实世界变成幻想世界。

在“网红和流量”裹挟下,真相似乎变得无关痛痒,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向发展。徐智显代表的或许是一种极端状况:“人设”完全虚假,即便自行“中止”,在本质上仍是一种诈骗行为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徐智显还没有骗取钱财,也因此还没有对粉丝造成太大伤害。试想,假如他编造一个马生病了的故事,自己需要医药费,或许真会有粉丝为其慷慨解囊——这就导向现实中的犯罪。

从徐智显与记者的对话中,态度有点玩世不恭,缺乏真诚,甚至轻松愉快地谈论自己打造“人设”的生意经,还期待有人投资他,期待征婚——这是对粉丝们的嘲讽,其实也是对社会的提醒:作为受众,在你“粉”一个博主的时候,必须睁大眼睛,看一下Ta的“人设”有几分可信,看Ta是不是在跟你“玩一下”。

撰稿 / 张丰(媒体人)

此前报道:男子欲从西班牙骑马回国被举报“虐待动物” 当事人:我和警方等都希望马健康

红星新闻记者丨赵敏羽宋昕泽实习生吴亦阳

今年2月,32岁男子徐智显欲横穿欧亚大陆,骑马从西班牙回国,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网友关注。9月,徐智显发布视频称前进受阻,在荷兰被警察调查,原因是遭多人举报“虐待动物”。

“我们从西班牙出发,目的地是中国东海岸。”据媒体报道,徐智显于2009年前往欧洲留学,2017年研究生毕业后,在意大利为留学生提供留学咨询、辅导工作。“今年骑马回国,就是想看看世界是什么样。”出发大半年,他已经走过了法国、比利时,来到荷兰。

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西班牙媒体《加利西亚之声报》曾报道徐智显的事情。当时,徐智显表示他此行的目的是“重新与自然和整个世界联系,沿途结交朋友并了解其他文化”。

9月21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徐智显,他表示目前仍滞留在荷兰,之后能否继续骑马完成旅途还不确定。

徐智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9月,荷兰当地的动物保护爱好者怀疑他“虐待动物”,并将其举报到警察局。之后负责动物保护的警察对徐智显和马进行了调查,后因证据不足,徐智显被释放。

过了几天,警察又带领兽医来给马做检查,让他们再留三个星期等待检查结果。

徐智显解释,他的马“穗穗”是在西班牙买的退休赛马,今年7岁,之前高强度的训练可能使它落下伤病,迈步比较小。此外它的步姿“也和教科书上不同,一般养马的人可能看不出来,经验老道的人才知道。”有人看出了马的这种姿态,徐智显也被西班牙媒体报道过,于是就被举报了。

“西班牙赛马可能有点粗暴。马是八岁成年,而很多马两三岁就被鞭子赶着赛马。”徐智显说,自己买马的时候,它身上没有伤。但徐智显认为,马经过长年累月的过劳训练后,身体姿态会有变化。特别是走了几个月后,人和马身体都有劳损,徐智显的膝盖也出了问题。即使不是被警察拦下,他也决定休息一段时间。

谈及被举报,徐智显表示,自己和警察、动物保护爱好者之间“没有矛盾,我们考虑的是同一件事。”他介绍,当地动物保护组织的工作就是去发现、怀疑和上报此类情况,当地警察也是按程序办事,自己能够理解。他被调查期间,马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。

针对网传“警察会扣下马匹”的说法,徐智显表示警察确实想把马带走,但也会征求他的意愿。这段时间兽医将对“穗穗”进行检查,看它能否长途行走。“我肯定不想和‘穗穗’分开。如果它确实不能走了,我可能会多花些钱,让它坐车、坐轮渡,一起完成旅途。”但如果当地警察要强行扣下马,徐智显会和他们打官司。

“我和动物保护爱好者、警方都是希望马健康,不是对立的关系。”徐智显说,“特别想澄清这一点”,若检查结果有问题,他会治好马再走。徐智显也希望此事能少一点热度,他表示自己骑马仅仅是为了“看看世界是什么样,慢慢领略一路的风土人情。”

22日,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荷兰警方,荷兰警方拒绝透露相关信息。

红星新闻记者在荷兰警方官网注意到,当地有动物保护报警专线,当地人可通过电话或在官网填写表格进行举报。

据环球时报报道,1962年荷兰议会通过《动物保护法案》,把保护动物上升到法律层面。违反《动物保护法案》,最高可判3年监禁,罚款1.675万欧元。2011年,荷兰政府成立了一支200多人的动物警察队伍,专司动物保护。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和龙信息网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教育科研、综艺娱乐、生活百科、体育健康、热点新闻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和龙信息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